央廣網佛山4月16日消息(記者 王雪薇、夏燕,通訊員 順宣)一個等了84年的擁抱,一場跨越500多公里的跨省重逢。
  4月14日下午,從廣東佛山趕到廣西桂林的譚耀全一行10余人,終于見到了失散84年的親姑姑馮鳳英。據悉,這是廣東首次使用DNA二代測序技術助群眾成功尋親圓夢。
 
 
現場視頻。(央廣網發 陸秋燕提供)
 
  跨越500多公里的團聚
  時隔84年的久別重逢,親人們都很激動,F場一共來了17位馮鳳英的侄子侄女等親人。侄子譚耀全幾乎一夜未眠,他表示,過去沒有隔代驗親的技術,現在經過順德公安的牽線,通過省廳的DNA二代測序技術檢測,終于找到了失散84年的親姑姑。
 
 
89歲的馮鳳英老人在認親現場,不斷擦拭眼淚。(央廣網發 通訊員 林安迪 攝)
 
  當天,89歲的馮鳳英特意穿了一身鮮艷的衣服,迎接從佛山遠道而來的親人們。一見面,侄子譚耀全立馬擁抱了馮鳳英,侄女則為她戴上了一枚玉佩。
 
 
侄子譚耀全輕輕摟著姑姑馮鳳英。(央廣網發 通訊員 林安迪 攝)
 
  馮鳳英的兒媳婦羅女士表示,每一天馮鳳英都和兒子念叨遠在佛山的親人。當得知佛山順德公安幫忙找到親人后,他們并沒有第一時間告訴馮鳳英,“擔心她太激動暈了過去,因為她有高血壓!
 
  84年尋親路
  “我記得我是九江沙頭圩的人,”1932年出生的馮鳳英今年已89歲高齡,她依稀記得,當時年約5歲的她與家人分離,被人從廣東佛山南海沙頭某村帶到廣西桂林陽朔縣做童工,沒想到這一別就是84年。
  馮鳳英的童年記憶里,村口有棵大樹,大樹旁邊有個大院,村里有條街都是用石板鋪的,村子外面都是魚塘和桑樹。
  家鄉的場景雖然從小就深深烙在了馮鳳英的腦海里,但她只能回憶起家鄉在沙頭,具體姓氏和住址完全沒有印象。
 
 馮鳳英與親人相認,現場多次擦拭淚水。(央廣網發 通訊員 林安迪 攝)

  離開家鄉親人的日子越長,思鄉的情結就越深。早在上世紀50年代,她就多次寫信給佛山市公安機關求助,希望可以尋回失散的親人,她一個兒子在1998年還特意到佛山打工,希望能邊工作邊尋親,但一直無果。
  直至近年,馮鳳英和家人通過“寶貝回家”志愿者聯系到順德區公安局刑偵大隊DNA實驗室的法醫馬宏聲,事情才有了實質性的轉折。
 
  隔代驗親技術助老人圓夢
  馬宏聲是順德區公安局刑偵大隊四中隊副中隊長、佛山市順德區公安局DNA實驗室負責人,從事法醫檢驗工作18年。2017年10月10日,他接到“寶貝回家”志愿者的求助。
  此后,包括馬宏聲在內的佛山順德公安民警一直關注這個特殊的個案,并通過志愿者與馮鳳英和家人保持聯系,與社會多方協作,設法為這位八旬老人尋親圓夢。
 
佛山市順德區公安局DNA實驗室負責人、法醫馬宏聲在進行DNA檢驗工作。(央廣網發 佛山順德公安供圖)
 
  直至2021年3月,志愿者們在南海九江沙頭找到了一家疑似馮鳳英的家屬,這一家人中有譚四九、譚五九(均已故)兄弟二人。據他們的子女回憶,其父親生前曾提及過有個失散多年的妹妹,除此之外并沒其他更多的信息。
  雙方都十分渴望能夠知道結果,鑒于此,他們向順德公安求助,因為只有通過DNA技術才能判定這個家庭是否和馮鳳英老人存在親緣關系。
  馬宏聲和家屬溝通發現,按照隔代檢驗判定親緣的難度非常大!耙驗檫@家人姓譚,馮鳳英這輩的兩個哥哥均已先后離世,而最近的親緣關系是馮鳳英的侄子輩這三人,他們和馮鳳英之間沒有直接遺傳關系,通過常規的DNA檢驗根本無法判斷!
  盡管困難重重,但為了早日幫助他們查找真相,馬宏聲聯系了廣東省公安廳技術中心的DNA實驗室,很快便得到反饋,按照省廳DNA二代測序技術檢測可以解決隔代鑒定的難題。
  獲此信息后,3月21日,在省廳技術中心的指導下,馬宏聲對譚四九的兒子譚某祥、譚某文及譚五九的兒子譚某全進行了嚴格的采樣,第二天,馬警官就將樣本送檢至省廳技術中心。
 
 
馮鳳英和親屬向公安民警送上錦旗致謝。(央廣網發 通訊員 林安迪 攝)
 
  3月31日,省廳技術中心經過10天的結果比對,判定馮鳳英與譚家三人存在姑侄的親緣關系。至此,在省公安廳、佛山順德公安等多方的幫助下,在志愿者的熱心幫助下,最終為老人馮鳳英尋回了自己的親人,促成了這個家庭的重逢。